<自由竟然有使用期限>商周文章觀後的反思

Chun手札

當有一天,我們的自由也有使用期限…

關注香港這次社會運動五個多月了,其中有不同媒體不同說法,雖然關心著但並未覺得與我有貼近相關,一直到最近衝突升級到中文,理工大學的事件,才讓我意識到,這已經不是單純的社會運動,你可以說它是內亂也可以說它是革命。

商周這篇文章”自由竟然有使用期限”,深深觸動我的反思,不再是看他地發生的事,而是反思台灣這塊土地。
我們這一代(1960以下)很幸福,自由民主從不是我們的議題,因為我們享受著前人的成果。讓我們來談談歷史吧!

1990年第一次的大規模學運野百合學運,這時已是民主體制的台灣,爭取的是更多的政治改革與公民實權,如改選國會等四大訴求,間接為1996年的總統直選與罷免權奠定基礎,成就了2000年的政黨輪替,而在這樣的訴求之下,雖然可能動搖一黨獨大的情勢,當局迫於社會壓力只好接受訴求使得這場抗爭成功。

為什麼平和的抗爭會成功?讓我們再往回推1979年底發生的美麗島事件,自一場規模較大的抗爭流血事件,許多人因此入獄被捕也造就了過去一二十年的政治明星,而這次事件後帶來的是1980年陸續的解嚴,解除黨禁和報禁,人民可以從不同管道聽到不同聲音,所以人民民主化的意識被推進了一步,在1990年開花,在我們這代結果。

由我們台灣的歷史來看,即便已是民主體制,但自由民主從不是與生俱來的,是爭取來的,而現在香港人正在走我們的路,但是在一個獨裁體制下行走。

有人說,民主有比較好嗎?你看我們就是太民主了才這麼亂!!
有人說,自由要幹嘛,填飽肚子比較重要!!
有人說…….反正他們就是吃飽太閒!!

今天看了這個標題,我反思了一下,如果今天我們沒有這自由了,那會怎樣?畢竟這對我們這代以下的人來說,出生就呼吸著民主自由的空氣,真的像空氣一樣,存在感很低。

假想今天是民主自由的最後一天

官員再糜爛,你不能換掉他
監督國家財政民生議題,沒你的事了
不再藍綠橘黃白讓你選,只剩一種顏色,你不准選,不准罵
管你之前多少民主公民意識,請全部抹去
恢復黨禁報禁加上思想箝制與”文化”灌輸
勞資關係與勞工權益,國家先稱霸世界再來處理
很確定不再有人去國防部要真相,人消失很常見

嗯,很難想像要將自己的30,40年民主公民意識拋開,除非,有生命危險之虞吧 (變成有體無魂的稻草人???) ,大學時期參加過學運,那時跟著社運勞工團體參加每年舉行的秋鬥,深深感受到人民有表達訴求抗爭的權利,且政府願意傾聽民意調整是多麼正常的事情(對,許多勞工福利都是當年那些被認為吃飽太閒的人爭取來的),乃至現在的公投綁大選,許多民生社會議題人民可以直接發聲,你問我民主自由它重不重要,他就像空氣一樣,濁了你會發現它的不同,缺了你會發現它的重要。

台灣的民主改革走了近20年,始有開花結果,此時的香港是不是拉開一個民主序曲我不得而知。

這夜的深思,不希望它淪為選舉的風向,我是個中間選民,目前處在一個選這個可能不會更好,選這個可能更爛的尷尬處境,然而不管哪一黨哪一人,都應該將守護台灣民主自由視為責任,我希望台灣的”民主沒有期限,戰爭遠離孩子”。

如果有一天,這兩者無法並存時,你願意挺身而出嗎???

chunbaby62fbbanner3.JPG

You Might Also Like

No Comments

Leave a Reply